2020,这场危及78亿人的灾难潮比疫情更可怕

文 | 蒋校长 非知名军网铁血网创始人,五道口男子技校辍学,军品材料砖家;微胖界军宅戴表,懒癌强迫症晚期;女军…

文 | 蒋校长

非知名军网铁血网创始人,五道口男子技校辍学,军品材料砖家;微胖界军宅戴表,懒癌强迫症晚期;女军迷之友(自认),战忽局临时工。

3月28日,埃及贸易和工业部长内文·贾梅向外界宣布,埃及将暂停豆类产品的出口,为期三个月,旨在优先保证本国内部的食品供应需求。

此外在彭博社的相关报道中,已经有诸多国家暂停了部分粮食出口。 

2020,这场危及78亿人的灾难潮比疫情更可怕插图

▲ 彭博社:多国开始囤积食物,威胁全球贸易 图源观察者网

全球最大的小麦出口国之一哈萨克斯坦,禁止出口小麦,还有糖类、土豆和胡萝卜。

世界第三大水稻出口国越南停止了水稻出口,越南国家储备总局计划在6月15日之前至少储存19万吨大米,确保国内粮食充足。

欧洲粮食主产国塞尔维亚,停止了葵花籽油和部分农产品的出口。

还有俄罗斯,已经将粮食出口纳入每周评估,随时根据国际形势变化来控制粮食出口,以应对可能到来的粮食危机。

2020,这场危及78亿人的灾难潮比疫情更可怕插图(1)

▲ 联合国粮农组织发布警告:生命和生存都在受到疫情的威胁 图源 观察者网

粮荒,一场疫情之下的次生灾害,正在席卷全球,给无数人的生命带来更大的危机与恐慌。

1.疫情与粮荒,引爆全球恐慌

粮食自给,是一个国家的生命线。

但是能将自己的命运牢牢捏在自己手中的国家,却从来都是少数。

根据OCED(经济合作发展组织)公布的数据,在36个成员国里,粮食实现完全自给的只有16个国家。

要知道,OCED绝大多数成员都是西方的发达国家,但是粮食自给率却依然良莠不齐。

像法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粮食自给率接近200%,而韩国和日本,粮食自给率长期不足40%。

在非洲大陆上,整体的粮食自给率只有60%,54个国家中只有10个国家能实现粮食的“基本自给”。

全世界大多数国家,都需要依赖进口粮食来“填饱肚子”。也就是说,少部分粮食净出口的国家,掌握着大多数国家的粮食安全。

2020,这场危及78亿人的灾难潮比疫情更可怕插图(2)

▲ 世界各国粮食自给地图

而当越来越多的国家中止了粮食出口后,也就意味着更多国家的人民要饿肚子了。

很多国家的粮食储备已经出现了告急。

伊拉克需要紧急进口100万吨小麦和25万吨稻米,否则下个月巴格达人民的口粮就会消耗殆尽。

阿尔及利亚和土耳其紧急发布新的小麦进口标书,紧急启动小麦进口。

摩洛哥暂停了对小麦进口关税的征收,同时将部分农产品的关税降低,这一政策将持续至六月中旬。

“疫情次生灾害下的死亡人数,会远远超过疫情本身。”张文宏作出的这一预言,正逐步成为了现实。

粮荒,正在将全世界的人们笼罩在阴影之下。

引发这一切的根本原因,还是在于疫情导致的减产。

随着疫情的快速蔓延到全球,更多的国家已经出现生产秩序中断和劳动人口的减少,作为劳动密集型的第一产业,粮食生产势必会受到影响。

实际上,在过去的两个月中,国内疫情已经影响到全世界的粮食生产了。

而中国为何能对世界粮食的产量起到如此之大的影响?

关键就在化肥!

从2015年开始,中国首次成为全世界最大的化肥出口国,特别是在东南亚地区,对中国化肥的依赖度极高。

2020,这场危及78亿人的灾难潮比疫情更可怕插图(3)

以2016年数据为例,南亚/东南亚主要粮食生产国对中国肥料依存度如下:

越南,每年从中国进口化肥223万吨,总额7亿美元,占总进口量的50%。

巴基斯坦,每年从中国进口化肥超150万吨,总额5亿美元,占总进口量的50%

菲律宾,每年从中国超80万吨,总额2.7亿美元,占总进口量的47%。

还有印度的尿素,泰国的磷肥和氮肥,超过80%都是从中国进口。

毫不夸张的说,东南亚及南亚这一大片全球主要的粮食产区上,一半以上的庄稼地都离不开中国化肥的滋养。

而在2020年1-2月,中国肥料出口量同比下降近30%。

2020,这场危及78亿人的灾难潮比疫情更可怕插图(4)

这将对全世界的粮食产量都造成影响。

出口国粮食产量减少,所以出口量减少;进口国内部产量下降,所以对外需求量进一步上升。

供求关系的结构性失衡,进一步放大了对粮食的非理性需求,表现在市场之上,就是恐慌性囤积粮食。

联合国粮农组织资深经济学家Abdolreza Abbassian表达了他对市场信心崩塌的担忧:

如果粮食大宗商品买家认为他们无法在5月或6月收到小麦或大米的订单,那该怎么办?

“没有人敢拿百姓的果腹之事做赌注,这关系到成千上万人的生命和社会的基本稳定。”

所以为了避免粮食危机的发生,整个市场都在大量买进粮食。

2020,这场危及78亿人的灾难潮比疫情更可怕插图(5)

非理性的囤货再加上保护主义政策,最终会导致粮食价格的快速上涨,并形成正向加强的循环。

芝加哥期货交易所(全球最大的农产品交易所)的小麦期货价格在三月份上涨了9%以上,大豆、燕麦、谷物等其他农作物的价格也一路飙涨。

粮食价格的上涨很快导致了连锁性物价上涨,美国的牛肉批发价格已经涨到过去5年的最高值。

由面包成本引发的社会动荡还历历在目。

在国际粮食价格飙升的2008年和2011年,非洲、亚洲和中东的三十多个国家都发生了粮食骚乱。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疫情导致粮荒,粮荒导致社会动荡,连锁风险发生的可能性已经开始抬头。

英国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新兴风险研究主管Tim Benton表示:我们已经看到全球粮食供应链和贸易流动被破坏,对于各国未来的封锁力度和贸易保护措施,我个人持悲观态度。

2.两大虫灾,加剧产粮隐忧

而国际粮食所面临的危机显然不止疫情一个。

还有蝗灾!

早在今年年初,东非和中东地区就爆发了一场极为严重的蝗灾,规模达到了肯尼亚70年一遇。

2020,这场危及78亿人的灾难潮比疫情更可怕插图(6)

蝗群的峰值数量达到4000亿只,席卷巴基斯坦全境。最终,这一波蝗灾在印度境内正式得以结束。

注意!不是消灭,不是控制,而是结束。

不是人类有效的战胜了蝗灾,而是这一批蝗虫经过了5000公里的迁徙飞行之后,终于死绝了。 

而这场蝗灾给人类留下了巨大的隐患,那就是它们的卵。

一场蝗灾结束后留下的卵,如果不经人工防治,将在3个月后爆发更大规模的蝗灾。

实际上,本次超大规模蝗灾爆发的原因就是因为去年夏天在东非和中东,都爆发过一场较大规模的蝗灾。

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FAO)当时就留下了警告:如果不对蝗灾加以控制,那么在6月份,蝗灾的数量将达到本次的500倍。 

2020,这场危及78亿人的灾难潮比疫情更可怕插图(7)

1只蝗虫每日吃下食物2g,4000亿只每天的食量就是80万吨,相当于16亿人口一天的口粮。

印度学者担忧的表示:今年夏天的蝗灾极有可能导致印度粮食产量受损3-5成。

本来,在经历过一次蝗灾的教训后,各国都有相对充足的时间来未雨绸缪,及时防治。

但疫情的突然冲击显然让蝗灾的防治横生变数,从东非经中东、西亚,再到南亚,沿途的国家都是发展中国家。

2020,这场危及78亿人的灾难潮比疫情更可怕插图(8)

▲ 非洲蝗灾全球蔓延图

他们的国力应对疫情已经捉襟见肘,又有多少余力兼顾蝗灾的防治呢?一旦防治不及时,再次爆发蝗灾,势必让本就严峻的粮食供应雪上加霜。

不过相对幸运的是,中国有着喜马拉雅山脉和云南热带雨林的“双重保险”,沙漠蝗进入中国的概率微乎其微。

沙漠蝗有天堑捍守,但另外一种境外入侵害虫则已经在南方传播开来,并极有可能在今年夏天出现大规模爆发。

这就是今年中共中央涉农一号文件中被点名提到的“草地贪夜蛾”。

2020,这场危及78亿人的灾难潮比疫情更可怕插图(9)

农业农村部更是连续发布四次警告,印发防控预案。

中国农业科学院副院长、中国工程院院士吴孔明表示,草地贪夜蛾将在3月底逐渐开始加重,4月到达长江流域,5月到达黄河流域,6月进入东北地区,进而覆盖全部粮食主产区,造成粮食减产。

据中国农作物病虫害监测网调查,预测2020年中国草地贪夜蛾发生面积将达一亿亩。

贪夜蛾和沙漠蝗的路径一样,源于东非,取道印度,并一路向东南亚方向蔓延,和沙漠蝗的“水土不服”相比,东南亚温暖潮湿的气候简直就是它们栖息繁衍的天堂。

2020,这场危及78亿人的灾难潮比疫情更可怕插图(10)

2018年5月,印度发现草地贪夜蛾。

2018年11月,贪夜蛾扩散孟加拉。

2018年12月,贪夜蛾到达缅甸。

2019年1月,贪夜蛾入侵云南。

之后在短短的几个月内,草地贪夜蛾便以惊人的速度入侵全国26个省份1524个县,见虫面积1688万亩,实际危害面积也高达246万亩。

2020,这场危及78亿人的灾难潮比疫情更可怕插图(11)

▲ 世界十大农业害虫之一,草地贪夜蛾 

但今年面临的防治形势显然更加严峻。 

去年是境外侵入,本土内未有存量虫卵,而经过1-2代的繁育后,其种群已经在南方各省进行繁育产卵,虫源积累基数巨大,再加上今年的暖冬气候,孵化出的成虫规模将达到去年的百倍以上!

根据农业农村部统计显示,截止到今年2月,我国西南、华南地区见虫面积已经超过60万亩,是去年同期的90倍以上!

来势汹汹的草地贪夜蛾,会对我国粮食产量造成多大的影响?

3.手里有粮,心里不慌

根据喜食作物种类的不同,可以将草地贪夜蛾分为两种生态型,一种是玉米型,一种是水稻型。

侵入我国草地贪夜蛾为玉米型,喜食嫩幼玉米植株(也有人地区发现草地贪夜蛾危害小麦),受害后一般减产20%。因此农作物中主要面临减产压力的以玉米为主。

2018年,全国玉米产量达25730万吨,占我国粮食产量的近40%,而北方地区为玉米主产区,占全国总产量的74%。

守住北方地区,就是守住了玉米的生命线!

在中央一号文件中,对草地贪夜蛾的防治依次划分出三个区域:周年繁殖区(主要为西南);迁飞过渡区(主要在长江中下游地区);重点防范区(主要为华北/东北/西北)。

2020,这场危及78亿人的灾难潮比疫情更可怕插图(12)

所以防治的关键就在于,在贪夜蛾进入北方玉米主产区之前将其消灭,从而将玉米减产损失降到最低。

防止贪夜蛾进入北方,我们已经提前做好了“双重保险”。

一是及时监测,已经在南方诸省下拨防控经费,进行周报日报监控,同时每村都设立诱捕器,将其在成虫阶段消灭。

二是阻断迁飞,配备高空测报灯监控虫群,同时应用“草地贪夜蛾发生防控信息调度平台”,协同工作,布置总体防控任务,防止大规模虫群聚集汇合。

2020,这场危及78亿人的灾难潮比疫情更可怕插图(13)

假如双保险均告失败,最坏的情况发生:南方各省失守,大规模的虫群向北方迁飞成功,北方一半的玉米产区沦陷……

按减产20%计算,草地贪夜蛾的爆发将造成全国玉米产量减少3238万吨,占全国总产量12.6%。

而实际上,我国玉米去年的结转库存就有1.15亿吨,极限情况下的玉米减产量尚且不到结转库存量的1/3。

更重要的是,我国的玉米消耗量中,用作口粮部分的比重极低。

以2016年的数字为例,当年玉米消耗量20800万吨,其中工业消耗5919万吨,饲料消耗12900万吨,食用消费只有1237万吨,仅占5.9%。

所以,草地贪夜蛾全面爆发后,最直接的后果是造成工业酒精价格及饲料价格上升,对口粮玉米的影响相对较小。

退一万步说,即便草地贪夜蛾危害小麦,造成全国小麦产量下降2694万吨(减产20%),对我们的口粮影响几乎也是微乎其微。

因为去年我国小麦年度结转库存高达14000万吨以上!

2020,这场危及78亿人的灾难潮比疫情更可怕插图(14)

▲ 农业农村部:2019年稻谷、小麦库存处于历史高位

总而言之一句话,即便草地贪夜蛾出现大规模爆发,我国的粮食库存小幅消化即可弥补国内减产缺口,对粮食供应根本造不成任何威胁。

由此可见,无论是全球疫情,还是国际蝗灾与国内虫灾,对我国的粮食供应的稳定局面都不会掀起什么波澜。

全球粮荒加剧是大的趋势,国内粮食供应平稳也是既定的事实,但偏偏有一大群公知跳出来,强行把这两者关联在一起,认为此次国际粮荒将对我国粮食供应造成巨大压力。

他们的理由是,我国粮食供应自给率仅有85.9%,远远低于95%这一“基本自给”的红线,高度依赖外部进口,势必会受到国际粮荒的影响。

2020,这场危及78亿人的灾难潮比疫情更可怕插图(15)

这样加剧恐慌,贩卖焦虑的行为,简直非蠢即坏!

85.9 %这一自给率是怎么算出来的?

2018年,我国粮食产量66000万吨,进口粮食10800万吨,所以我国粮食自给率为66000/(66000+10800)=85.9%,严重低于“基本自给”标准。

这一结论简直是错的离谱!

要知道,在我10800万吨进口的粮食中,超过8000万吨都是大豆,这些大豆多半用作榨油和饲料,根本不是我们的主要口粮。

之所以选择进口大豆,一是因为巴西、美国、澳大利亚等国的大豆便宜,更重要的是因为要合理节约利用耕地。

因为大豆亩产量低,如果完全自给的话,至少需要增加4亿亩耕地,要知道,东三省的耕地面积总和才不过3亿亩,全部拿来种大豆都不够满足需求,而且还会极大的挤压其他粮食的种植面积。

2020,这场危及78亿人的灾难潮比疫情更可怕插图(16)

▲ 同水稻、小麦、玉米比,大豆亩产量只有五分之一甚至更低,意味着其耕地利用性价比也相对较低。

好钢要用在刀刃上,好地要用在口粮上!

所以我国的策略就是,将最“费地”的大豆交给进口,自己的土地用于生产小麦、水稻、玉米等高产口粮,既保证了口粮供应的安全,又提高了农民的收入。

我国的大米和小麦两种主要口粮产量具备完全自给能力,每年进口的一亿多吨粮食中,大米和小麦只有300万吨上下,占国内消费总量只有1%-2%,只是起到一定的品种调剂和满足多样性需求的目的。

哪怕外部粮食供给出现“风吹草动”,如此之小的市场份额,国产商品粮分分钟就能顶上,国内市场根本不存在任何粮食危机的可能性。

国家发改委副主任连维良在2月份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已经给大家吃下了定心丸:各类企业的稻谷、小麦库存超过国内一年的消费量。

“太仓之粟陈陈相因”,我们又何须去恐慌屯粮呢?

写在最后

作为一个14亿的人口大国,我们一直将粮食的生命线紧紧握在自己手中。

多年以来,我国粮食产量一直维持在6.5亿吨上下,这一数字不仅是世界第一,更是人口与中国相近的印度的两倍。此外,我国的水产养殖产量,肉类产量,蔬菜种植量,全部都是世界第一。

中华民族用自己最勤劳的双手,真正做到了自给自足,丰衣足食。

我们不仅辛勤劳动,更有忧患意识和长期规划。

1990年,国家建立了粮食专项储备制度,并成立了国家粮食储备局,专门负责我国的粮食后备储备工作,同时负责调整粮食的市场供求关系以平抑粮价。

2018年,全国共有标准粮食仓房仓容67000万吨,简易仓容24000万吨。

2020,这场危及78亿人的灾难潮比疫情更可怕插图(17)

2019年的年度结转库存高达50000万吨。

因为前些年,粮食连年丰收,国家为调抑粮价防止谷贱伤农,大量收购粮食,所以粮食储备快速增长。

实际上,我国现有水稻、小麦、玉米的临储库存(临近储存日期的库存)分别高达1亿吨,9000万吨,5300万吨,去库存压力比粮食短缺的压力还要大。

这已经是近年来临储库存的低位水平了。

粮食也有生命周期,在临储日期到达前,与其放在国内被白白浪费,那为什么不把它们用在更有价值的地方呢?

所以,现在我们更应该关心的,不是国际粮荒对国内粮食供应的冲击有多大,而是家底雄厚的我们,如何用好我们的临储库存粮食?如何以粮食支援发挥出更大的国际影响力?如何打好粮食外交稳定国际粮食秩序?

这才是我们当下真正应该考虑的问题。

嘿嘿,真是个幸福的烦恼啊!

参考资料:
《疫情全球扩散,多国为自保限制粮食出口》 观察者网
《草地贪夜蛾“卷土重来” 粮食供需是否会出现缺口》 粮油市场报
《中国为何进口美国转基因大豆》 人民视频

2020,这场危及78亿人的灾难潮比疫情更可怕插图(18)

特朗普开炮,两次污名新冠病毒为“中国病毒”!据悉,特朗普之所以如此遮拦,原因或系被中国外交官推特发言所刺激。那么,刺激到特朗普的推特内容到底是什么?中国外交官又为何会发布这些推特?关注铁血军事微信公众号,后台回复“推特”查看详情。

2020,这场危及78亿人的灾难潮比疫情更可怕插图(19)

2020,这场危及78亿人的灾难潮比疫情更可怕插图(20)


·  新冠肺炎天价治疗费曝光,我看到了中国最大的真相

·  美国经济,必死无疑

·  美国总统又想坑中国?外交部怒了:对不起,这次不忍了!

·  金灿荣建议把中国公知集体送到美国,背后原因引发全场大笑

·  局势越来越危险,特朗普疯狂甩锅,在美华人开始行动了


蒋校长推荐,云光同厂1050型望远镜限时特惠,点击下方小程序卡片开始抢购。↓↓↓

关于作者: 177信息网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