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年刑事案件悬而未决 东海县辖区派出所卷宗丢失

事情追溯到2005年,江苏省连云港市东海县石榴街道的一起殴打构成的刑事案件至今悬而未决,透过受害人孙伟诗无奈、…

事情追溯到2005年,江苏省连云港市东海县石榴街道的一起殴打构成的刑事案件至今悬而未决,透过受害人孙伟诗无奈、焦虑、愤愤不平的眼神,可以想象到这15年曲折的“剧情”。

111.png

受害人自述道:这应是有预谋的一次殴打,2005年7月15日下午4点左右,有人打电话叫我去三里村“丁磊”家(后确定丁磊是假名)修理炊具,大约5点左右我到了三里村三兴路口,在路边陌生人指引下我到了所谓的丁磊家大门口时,我看见屋里有好多人在打牌。这时,有人在我身后问我是不是叫孙伟诗,我说是。接着他们3个人拿着木棍劈头盖脸向我打来。我立即报警(报警2次)派出所未出警。6点左右我自己到石榴派出所报警,时任该派出所所长樊继学问我被打情况,我说被打了几棍,左肋部疼痛,头晕 恶心 汗珠不断。樊继学说:现在已经下班了,你先去医院检查一下,明天来做个笔录。我到了东海县人民医院检查,发现脾破裂,医生告诉我幸亏来得及时,再晚估计命就没了,住院后脾被切除(后经东海县公安局法医鉴定伤情为重伤)。7月16日下午石榴街道派出所周立志和李志两位民警在东海县人民医院病房为我作了被打笔录并签字。被打后三天,三里村村民于连生莫名其妙的到派出所问有关我被打的情况,樊继学:“你问这个干什么?你参与打孙伟诗?”于连生说:“没有参与,是我朋友家的小孩打的。”自此,我也认为于连生有殴打我的嫌疑。法医鉴定为重伤,这次殴打案件自然转为刑事案件,孙伟诗拖着重伤的身体多次到石榴街道派出所询问破案情况,可惜毫无进展直至2012年,于连生因盗窃在赣榆归案,石榴街道派出所准备为我被打一案去提审他,但是我到石榴派出所后得知报案卷宗丢失。此后我多次逐级反映我被打、案卷丢失一案。直到2019年,东海县纪委驻东海县公安局办事处工作人员口头告诉我此案已对当时办案民警周立志(现任桃林镇派出所所长)作出了记过处分。口头告诉我2005年我做的法医鉴定书原件找到了(至今我未见到原件法医鉴定书)。至于其他文件仍是未知数。这15年曲折的“剧情”不得不让人联想起一串词语:预谋殴打-拖沓出警立案-案卷莫名失踪-渎职、玩忽职守。一起殴打刑事案件的平静的“水面”下却暗流涌动,案情变得扑朔迷离,错综复杂。凶手至今逍遥法外,案卷却离奇丢失。身残的受害人已年近七旬,有生之年还能剩下多少个15年?几近崩溃的神经显然已经熬到了极点,每刻每秒都在渴望真相浮出水面。行凶行为的真相、案卷丢失的真相、公安部门至今无正面解释的真相。办案单位未能结案是能力问题还是态度问题或者还是更严重的玩忽职守甚至渎职?这一大串的问号都在等待解答。

来源: http://www.shxww.org/a/renminlaixin/2020-05-15/29177.html

关于作者: 177信息网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