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普宁:如此村官,为何不予处理

有人说村官不是官,可现实生活中有的村官比“官”还大,广东普宁,一村官贪腐数额之大,令人咋舌。简直巅覆我们对村官…

有人说村官不是官,可现实生活中有的村官比“官”还大,广东普宁,一村官贪腐数额之大,令人咋舌。简直巅覆我们对村官的认知。

据该村村民反映,村支书卢培耿本为该村上一届村干部,就因贪污公款而被停职处理,但其手眼通天,后居然成为了该村的一把手。他上台后,更是变本加厉,手段无所不用其极。

广东普宁:如此村官,为何不予处理插图

据村民反映称,卢培耿将村里三百多亩山地(草湖山)卖给南方梅园(现星河国际集团),南方梅园以每亩4.2万元价格购买,村收入却只有3.6万元一亩,其余款项全部落入了其个人腰包:。胃口不可谓不巨大,数额不可谓不惊人。

国家电网经过村,占用村民的山地、田地,电力部门每亩补偿40万元左右,但赔付到村,却被卢培耿个人收领,仅只分给个别好的关系户一点点,余款悉数被其侵吞。卖给邻村(新丰村)山地为“寮仔戈庵寺”修路,庵村主持付出赔偿山地、果地每庙二十万元,但卢培耿补偿给个人每庙仅3万元,村集体收入3万元,真是人有多大胆,“腐”有多大产。

卢培耿上台后不仅贪腐数额惊人,且独断专横,优亲原友。村里“西球”片田地几十庙租给不符合租地、承包:土地条件的个人,其中涉及人口田、责任田的农户至今也没有得到赔偿,许多村民没了田地又没有得到赔偿,可谓欲哭无泪,而卢培耿却从中收受巨额贿赂,中饱私囊!

为优亲厚友,卢培耿不惜假公济私,以村里设计改造为由,叫来其胞兄带领几个刚毕业的大学生在村里走了一圈,胡乱设计了一番,就支付给其胞兄设计公司四、五万元,村里报帐九万元,余款自己侵吞。村里“崩山坑”原是私人地的鱼塘,大约六亩,卢培耿在未经村民代表大会通过的情况下,擅自作主,不顾村民利益,不顾涉及私人田地的纠纷,强行以村的名义租给个人,自己从中收受回扣。自卢培耿上台后,村里财务管理浑乱,大搞一言堂,顺我者昌,逆我者亡,村民虽怨声载道,苦不堪言,但又无可奈何。

2018年,新丰村在“寮仔戈”山筹建金德寺修路赔款,卢培耿伙同老板、村主任卢清强去锦绣大酒店喝酒,支委卢树填因喝酒大醉,驾驶摩托车撞树身亡。事后,两人在没有经过村支两委同意的情况下,私自赔偿三间楼地和十万元。卢培耿喝酒、唱歌……在廊坊间已是公开的秘密,实在不宜再继续为人民服务下去,但是不知为何,有关部门似乎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充耳不闻。

村官虽小,他们直接面对的是百姓,他们啃食的是百姓的直接利益,打虎拍蝇是中央制定的方针,卢培耿劣迹斑斑,望普宁有关部门高度重视,还松柏岭村村民以安宁。

原文链接:https://www.zuoyouxinwen.com/minsheng/3468.html

关于作者: 177信息网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