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时代的“文艺复兴”:集卡游戏是如何重获新生的?

八零九零后的童年回忆里,一定有一幕属于五花八门的卡片,比如干脆面里永远集不齐的水浒卡,和凑集了就是一副扑克的还…


八零九零后的童年回忆里,一定有一幕属于五花八门的卡片,比如干脆面里永远集不齐的水浒卡,和凑集了就是一副扑克的还珠格格卡。而现在,也许还是同一拨人,他们又玩起了阴阳师SSR、支付宝集福卡……“集卡游戏”这个有些暴露年龄的名词,似乎正在数字革命的浪潮中复活。


数字时代的“文艺复兴”:集卡游戏是如何重获新生的?插图


同样,在大洋彼岸,一度已经被历史尘封的棒球卡片,也正在经历一场数字时代的“文艺复兴”。


本期全媒派(ID:quanmeipai)编译Marcus Gilmer发表在Mashable上的文章,带你回顾棒球卡片的前世今生,看看集卡游戏如何在数字时代重获新生。


数字时代的“文艺复兴”:集卡游戏是如何重获新生的?插图(1)
棒球卡的前半生:阳光下的泡沫


球卡片已经有一个多世纪的历史了,最初它与烟草一同发展,到上世纪80年代,已经成为一个朝气蓬勃的独立产业,是市场争夺的重点对象。当时,棒球卡是美国棒球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一度成为棒球名人堂的展览主题。


1980s:黄金时代,全民风潮 


起初,集棒球卡只是孩子们的爱好,他们把零花钱、生日礼物和修草坪的工资都花在这上面,还会仔细研究卡片的价值,用卡片装满各种各样的盒子或活页夹。1980年代,棒球卡引爆市场,成为一流公司的重点业务。在这一产业内原本一枝独秀的Topps公司竞争者激增,其中包括Donruss,Fleer,Score,甚至还有球星卡公司Upper Deck。


数字时代的“文艺复兴”:集卡游戏是如何重获新生的?插图(2)

 

这一时期,这个行业变成了一个投机市场,各年龄段的收藏者们掏空自己的口袋,希望能得到最有价值的卡片,尤其是那些当红球星的新秀卡,例如Jose Canseco,Mark McGwire和Ken Griffey Jr。

 

最受欢迎的球星的卡片在市场上的价格飙升,甚至还催生了各类价格指南的出版,例如由统计学家James Beckett推出的《贝克特棒球卡月刊》(Beckett Baseball Card Monthly)。一位球员的走红会让他的卡片价格在几个月内暴涨,同样,过气球员的卡片价格也会猛跌。


1990s:月满则亏,泡沫破灭


然而月满则亏,棒球卡的美丽泡沫在几年之后就被戳破了。泛滥的市场、1994年棒球大罢工导致世界大赛的取消、大批粉丝离开……桩桩件件,都让棒球卡辉煌不再。


后来,Dave Jamieson在著作《铸币状况Mint Condition)中梳理了棒球卡的产业历史,提到棒球卡衰落的其他原因,其中包括《神奇宝贝》等电子游戏转移了收藏者的兴趣。


2000s:动荡之后,回归小众


泡沫破灭后,原本风光的几家卡片公司都经历了不小的动荡,包括收购、清算,以及与经济泡沫破灭相关的金融动荡。Fleer被Upper Deck收购,Donruss被意大利公司Panini收购。


2007年,Topps被卖给了迪士尼前CEO Michael Eisner的The Tornante Company和Madison Dearborn Partners。2009年,美国职业棒球大联盟(Major League Baseball, MLB)与Topps达成协议,让其成为MLB棒球卡的独家供应商。


数字时代的“文艺复兴”:集卡游戏是如何重获新生的?插图(3)


Topps目前的主要竞争对手Panini America也与MLB球员协会签订了一份协议,允许Panini出版印有MLB球员的卡片(数字版和实物版),但他们不拥有MLB的其他版权,如球队名称和logo,而Upper Deck则不再出售棒球卡。


整个2000年代,棒球卡在经历剧变之后成为那些财力雄厚的资深收藏者的小众爱好,他们专门收藏高价、优质的产品,例如带有比赛专用制服图样的卡片。这种小众的收藏偏好,一直延续至今。


数字时代的“文艺复兴”:集卡游戏是如何重获新生的?插图(1)

集卡复活:从纸板到手机


转折发生在2012年四月,Topps推出了一款名为BUNT的应用程序,用于购买、收集和交易卡片。最初,BUNT主要面向儿童,只是Topps的一个数字商场。但在发展过程中,BUNT不仅将“收集”的元素引入数字世界,还将收集过程游戏化,使用户体验更加梦幻。


Topps数字内容战略总监Alex Chen说:“2014年左右我们就有了这样的想法,把Topps过去50年的实体棒球业务转换到数字媒体上来。”


随着转型的完成,Chen表示公司将进一步探索,“哪些事情可以通过数字的方式来做,哪些事情是实体的方式做不到的?”


数字时代的“文艺复兴”:集卡游戏是如何重获新生的?插图(5)


因此,“我们增加了游戏的玩法,你可以用你收集的卡片和其他用户PK,根据比赛结果得分;我们还设立了排行榜,用户可以在那里竞技并获得奖励。”同时,为了吸引纸质卡片的收藏者,进一步推进数字化过渡,BUNT也保留了一些传统元素,例如特别版插页卡片和用户之间交换卡片的功能。


BUNT迅速取得了成功,在最开始的几年里卖出了数千万份数据包,并吸引了收藏家和主流媒体的注意。


但BUNT的成功并非一帆风顺,Chen提到项目伊始遇到的抵制,“一开始,甚至有一些棒球卡片自身收藏者也抱怨,‘我不明白这有什么意义,怎么会有人花钱买一张压根拿不到手里的卡片呢?’”


数字时代的“文艺复兴”:集卡游戏是如何重获新生的?插图(1)

数字卡片:简约,高效,且仍然有趣


但总体而言,支持者的声音比反对者更强烈。Chen认为数字卡片的一大优势在于节省了物理空间。用户可以把所有的收藏都集中在手机上,不必占用那么多的活页夹或箱子。同时,这款APP让所有的交易都能即时进行,不像从前,孩子们只能在街道上交换卡片。


数字卡片的另一个优势在于速度。从前,棒球卡通常是在发行前几个月进行设计和打印,这意味着公司要在赛季结束后才能推出新的卡片。现在,Topps几乎能实现同步上新,只需要一流的设计师团队将新卡制作好并发布到APP上即可。


另外,数字时代的卡片纠误也容易得多。从前,人们总是对印刷错误的棒球卡片十分不满。


数字时代的“文艺复兴”:集卡游戏是如何重获新生的?插图(7)


值得注意的是,棒球卡并不是Topps唯一的产品。多年来,他们为一系列体育赛事发行实物卡片,包括NFL、NBA、WWE、各种职业足球联盟,甚至还有《星球大战》(Star Wars)这样的非体育赛事。一系列业务中,许多都已成功转型到数字模式,例如BUNT,还有与《复仇者联盟:终局之战》(Avengers: Endgame)同步上线的一款全新漫威APP。


数字卡片反哺实体市场

 

同时,数字卡片的成功也为实体卡片市场注入了活力,Topps全球产品开发副总裁Clay Luraschi表示:“数字卡片是不同于实体卡片的新平台,为整体业务和Topps的品牌带来了更多曝光。”


Luraschi同时坚持,实体卡业务保持着健康的发展,不同的定价吸引着各类收藏者,从20美元一盒的卡片,到2.5万美元一盒的限量版藏品,“每个人都能找到自己想要的。”


更先进的打印技术也使更快的产品迭代成为可能。当赛事中发生重大新闻,例如LA天使队球员Tommy LaStella、Mike Trout和Shohei Ohtani连续三次击出全垒打,Topps就会为这一历史性的时刻设计一张卡片,并提供24小时内限时购买的窗口,而实体卡几天内就能完成打印并送到用户手上。


“现在我们可以在几天内就送一张卡片给你,内容就是几天前的比赛,人们不再需要等个一年才能得到纪念品,”Luraschi表示,“这非常适合这个即时满足、即时消费的时代。”


销量数字也证明了这一点。根据Topps的报告,实体卡业务在过去三年里连续实现了两位数的增长,过去四年中,实体卡业务整整增长了一倍。


尽管获得了如此成功,Luraschi也并没有忘记过去的教训。“我们不想让市场供过于求,这是三十年前悲剧的根源。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保持市场的平衡,让它成为一个理性的收藏市场,并把已经离开的收藏者们吸引回来。


数字时代的“文艺复兴”:集卡游戏是如何重获新生的?插图(1)

数字vs实体,听听老玩家怎么说

 

当然,数字卡片远没有到人人都爱的地步。甚至,仍然有粉丝唾弃这种形式。

 

这不难理解,对于一部分人来说,简单点击一下手机屏幕带来的快感,远不能和亲手撕开一副纸牌时的兴奋相提并论。Twitter上,仍然有很多球迷坚持使用实体卡,而对BUNT完全没有兴趣。


数字时代的“文艺复兴”:集卡游戏是如何重获新生的?插图(9)


但另一方面,即使是骨灰级的“老一辈”收藏者,也有可能被BUNT吸引,例如从上世纪70年代就开始收集卡片的George。


“小时候我妈妈会让我去市场上买烟,剩下的零钱我可以自己留着。我们家并不富裕,五毛钱对我来说已经是巨款了。作为一个超级棒球迷,1975年Topps的包装吸引了我,从那以后我就迷上了集卡。”


后来,George结婚生子,调整了生活的重心,渐渐停止了收集卡片,但他仍然留着那些旧收藏。“偶尔我还是会在当地的展览上花几块钱买一些,或者从孩子们那里收到几张卡片作为圣诞礼物。”George说。


而现在,说到实体卡,George对那些新发行的卡片没有兴趣,“我发现收集者们又回到了‘它到底值多少钱’的心态,就像三十年前一样。”因此,比起各种新花样,他更喜欢自己的那些旧收藏。

 

但BUNT对George来说绝对是有吸引力的,“一个狂热的收藏者,加上免费的APP,再加上技术极客的身份,实在是一种幸福。数字卡片对我的吸引力肯定和实体卡片不一样,但我仍然欣赏它们作为艺术,作为收藏,以及作为一种新的消遣的价值。


数字时代的“文艺复兴”:集卡游戏是如何重获新生的?插图(10)


还有Ethan Strange,他在1999年,也就是泡沫破灭后的那一年开始收集卡片。当时,他收到了一盒Topps的棒球卡作为圣诞礼物,从那时起,Strange沉迷其中,“我这辈子开的第一张支票就是在卡片商店里花出去的6美金。”


和他之前数百万的孩子一样,Strange长大后就不再喜欢集卡,他上了高中和大学,专注于“电子游戏和其他爱好”。但在2012年,BUNT上线时,他的热情被重新点燃了。


“BUNT重新激发了我的集卡热情,现在我不仅在BUNT上玩数字游戏,也开始重新收集实体卡片。我每个月都会买几包卡,甚至当新品推出的时候,我会每周买几包。”


“我喜欢数字集卡的一点在于,它可以在任何地方进行,”Strange补充道,“我喜欢BUNT的交易功能和社区感,就好像你家附近有一个专门卖卡片的小商店一样,这种体验非常好。”


像George和Strange这样的收藏者还有很多,对他们来说,实体卡片的吸引力是不可取代的,但数字卡片作为一种全新的形式同样有其优势。正是像他们这样的用户,一方面造就了数字卡片的成功,另一方面,也让实体卡片生意重获新生。


原文链接:
https://mashable.com/article/topps-digital-baseball-cards-bunt-app/

数字时代的“文艺复兴”:集卡游戏是如何重获新生的?插图(11)

数字时代的“文艺复兴”:集卡游戏是如何重获新生的?插图(12)

数字时代的“文艺复兴”:集卡游戏是如何重获新生的?插图(13)

数字时代的“文艺复兴”:集卡游戏是如何重获新生的?插图(14)
数字时代的“文艺复兴”:集卡游戏是如何重获新生的?插图(15)

关于作者: 177信息网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